加入书架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23文学网 -> 仙侠修真-> 凡道剑仙

第一章 三贤王奇袭通宁城,骄逆旨夜围鸡鸣寺

书首页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洛中十四年,八月初三。

南汉都城东郊七十里,通宁山下,一片苍茫。

秋风萧索,在微雨的夜空中肆虐。

几声鸦啼,在空寂的树林间回荡。

“驾!”“驾!”

几声策马高呼,在林间此起彼伏,惊起枝头群鸟四散飞翔。

“韩王殿下令!子时前赶到鸡鸣寺,一个活口也不留!”

话音刚落,只见东郊官道上,紧随其后的三千羽林卫异口同声地答道:“得令!”

霎时间震耳欲聋,响彻旷野。

零星的几十只火把,带领着三千铁骑在官道上疾驰。

黑盔黑甲,棕马金鞍,在这微雨的夜空下如同鬼魅一般。

南汉立国三十年,羽林卫的棕马铁骑一直都是最强悍且神秘的存在!自五十年天下纷乱中建立,屡立奇功,就连君皇的御林军也相形见绌,望尘莫及。

羽林卫自立军之日起,一直由三贤王府单独管辖,受南汉君皇间接管辖。

也因此,三贤王便成为了南汉政权的实质军事力量统帅,朝中百官虽然多有不满,但是面对东方“南明政权”与北方“北唐政权”强大的军事力量,也只能对三贤王忍气吞声。甚至是南汉君皇,也要时刻注意三贤王的脸色。

而此时此刻,这支军队正马不停蹄地向南汉圣地—通宁山鸡鸣寺赶去。除了三贤王,没人知道他们这次去圣地的目的。为首带队的,正是现任羽林卫指挥使,赵南星。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众人来到了山脚下的一处平坦土地上。这里是南汉政权历任君皇参拜鸡鸣寺时驻马的地方,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御林军共同驻扎。

这时,羽林卫指挥使赵南星轻轻摆手:“停!”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勒紧缰绳,引得马鸣阵阵,惊得山鸟纷飞。

赵南星:“下马!”

一众官兵纷纷下马,站立待命,紧握缰绳,不敢发出一丝言语,静静地等待赵大人的命令。

只见赵南星翻身下马,身旁一个举着火把的兵士急忙来到近前照明。

赵南星缓缓向上山阶路走去,一旁的副官急忙毕恭毕敬地打开地图,呈现在赵南星面前。

赵南星低头看了一眼地图,思索片刻,急忙跑到身后一匹高头大马面前恭敬跪下。

赵南星:“韩王殿下,鸡鸣寺前有五千御林军驻扎在通宁城,为我等正面必经之路,请殿下定夺。”

只听马上那人冷冷一声应答:“杀。”

那声音,似不屑般,毫无感情。

赵南星:“卑职遵命!”

赵南星起身,转身对身后副官说道:“八百人下马随我正面强攻,剩下两千人沿盘山马道绕后,见火起为号,不得有误。”

副官跪地接令:“卑职遵命!”

赵南星转身面对众军士,振臂高呼:“当朝国师玄英和尚,妖言惑众,诽谤忠良,意图谋反!”

赵南星:“今夜,我等奉大汉天威,清除奸孽,将此干贼党就地正法!”

三千铁骑齐声高呼:“卑职遵命!”

赵南星:“东队八百人下马,随我正面强攻!其余人等绕后突袭!”

“得令!”

话音刚落,一阵马蹄攒动,人影纷纷,两千余骑紧跟副官沿官道便向山后奔去。

剩下八百人,拴好自己的战马后整齐列队,紧跟着领头的几十只火把,沿着山阶向山上赶去。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众人越过两处陪峰,到了通宁山主峰,眼前远远看到半山腰处,矗立着一座低矮的城墙,城墙上不时有人影火把闪过。

赵南星轻轻抬手,八百羽林卫纷纷停下脚步,不敢有一丝额外的声响。

赵南星:“熄火。”

数十个执明手瞬间用怀甲将手中的火把熄灭,一众人等摸黑轻步向城下走去。

夜袭,对这支训练有素的羽林卫来说,早已不算难事,更何况是一处防备薄弱的城墙。

因为谁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夜袭南汉圣地,所以这里早已防备松弛。

来到城下,为首几百人纷纷从腰间掏出弓弩,瞄准了城墙上几尽酣睡的哨兵。

剩下几十人,找了几处无人看守处,拿出锚钩抛上城墙,缓缓爬了上去,悄悄潜入城内。

现在,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待着赵南星的“一声令下”。

夜空下,这一刻分外安静,埋伏的羽林卫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只有拂动山林的风声,与轻打树叶的雨声。

“噔”,“噔”,“噔”。

一阵清脆的马蹄声,沿着石阶缓缓传来。

只见一人,衣着华丽,坐立马上,微微低头,向城门走来。

夜空下,肆虐的秋风掀起了那人的金丝短寸披肩,在手中的火把照映下依稀可见他那冷俊的丹凤眼眸。

这时,城墙上的哨兵也发现了城门前的那个人。

“喂!什么人!看你很长时间了!”

几个哨兵闻讯赶来,目光纷纷向门前那人望去。

雨丝,簌簌地吹打着山林,显得分外安静。

只见马上那人,仍旧是微微低头冷笑,轻轻抬手。

夜空下,突然一声怒吼。

赵南星:“杀!”

顷刻间,城墙哨兵来不及反应,就被早已埋伏的弓箭手乱箭解决。

赵南星:“快!冲城!”

一声令下,众羽林卫收了弓弩,纷纷拔出朴刀,向城门冲去。

先前潜入城的几十人这时快速打开了城门。

“谁!谁在开城门!”

城内守军顿时在这一阵喊叫声中警觉起来。

赵南星:“奉旨讨贼!杀!”

“杀!”

顷刻间,八百人手执朴刀,向城内杀去。

城内守军顿觉不妙,慌乱中纷纷应战。

“有人闯城!杀!”

霎时间,城内的火光照明下,到处都是刀光闪烁,喊杀震天。

刀剑的碰撞声,战马的嘶鸣声,四周的喊杀声,战斗的愤吼声,此起彼伏地交织在一起。

见两军在零星的火光中酣战,赵南星声嘶力竭地喊道:“点火!”

“轰”的一声爆鸣,城内四下火起。粮草库,马厩,茅屋,帐篷,以及各处易燃处皆被先前潜伏入城的羽林卫点燃,冲天的火焰在火药火油的作用下炸起巨大的火球,靠近的数百人瞬间被翻腾的起浪掀翻,猩红的火焰就势吞没数十人马。

刹那间,在火光的通明中两军彼此厮杀,黑甲羽林卫与赤袍御林军色彩分明。

“杀!”

忽听后山侧翼一阵喊杀。

“报!东门被另一只军队攻破了!”

一阵战马嘶鸣与朴刀出鞘的清脆,只见一支羽林卫铁骑自东门杀来,所到之处便是一阵溅血哀嚎。

刀起刀落间,寒光一现,便是数百御林军竞相殒命。

不到三刻钟的时间,城内的御林军便死伤殆尽,空气中尽是燃烧后的焦糊味夹杂着死士的血腥味。

先前的喊杀声,逐渐演变成哀嚎。

到现在,哀嚎声也逐渐消散。

一番战斗,御林军剩下百十个残兵,被这些羽林卫团团围住,再无抵抗之力。

赵南星:“骑兵去围了鸡鸣寺!堆柴淋油,等韩王殿下指示!”

“遵命!”

几千铁骑纷纷各职一处,向山上不远处的鸡鸣寺奔去。

“你们......你们是三......三贤王府的人。”

只见那一伙残兵中一人气喘吁吁地说道,看服装应该是这伙守军的统领。

“呵呵,是啊。”

只听见一声冷漠,其中略带戏谑地口吻。

围困敌军的羽林卫纷纷让开一条小道,只见先前那人缓缓来到残军面前。

火光中,那人坐立马上,看上去不到三十岁。

一身云锦黑缎银丝武将服,绣的是四爪苍龙,头戴银丝公子冠,一根银簪铸的是血目银翅凤,在火光中分外耀眼,霸气逼人。

一张冷峻白净的脸上仿佛没有一丝血色,丹凤眼瑞鹤眉,尽显一股冷血阴狠的气度。那嘴角每时每刻都流露出一副戏谑的冷笑,让人不寒而栗。

“在下,三贤王,韩成雁。”

只见残军中一人愤怒吼道:“韩成雁你这个蛇蝎豺狼之辈,靠着你父亲的荫德庇佑,把控朝纲,独握军权命脉。今夜所为,是想谋反吗!”

话音刚落,韩成雁从腰间拔出短剑,轻手一撇。

只见那把短剑在空中急速盘旋,甚至可见剑锋旋动带起的气流,瞬间将那人斩首,在微雨中血肆横流。

“哈哈哈哈。”

韩成雁看着眼前此景,内心顿时一张满足,仰天大笑。

韩成雁轻轻摆手:“将这伙反贼,就地正法。”

赵南星:“遵命!”

突然,忽听得远处一声嘹亮,那声音似洪钟一般。

“住手!”

韩成雁缓缓策马转身,向山上望去。

通宁城内,方才战后留下的映天火光,将韩成雁照明包裹。

沿着韩成雁面前而上,一百处台阶外,兵围之下的鸡鸣寺早已燃灯照明,与通宁城遥相辉映。

只见大雄宝殿前,一长髯僧人颔首而立,双手合十。

霎那间,秋风轻漾,微雨初歇,一切仿佛又回归先前的安静。

韩成雁的衣袂随风而起,静静地在金红的火光中看向那殿前僧人。

僧人:“贫僧法号玄英。”

玄英:“在此恭候殿下多时。”

韩成雁微微冷笑,翻身下马,快步向寺内走去。

天才秒记【23文学网 http://www.23wen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