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23文学网 -> 玄幻奇幻-> 巫术与机械之歌

海域之神斯法托娅,风暴海啸杖1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书尾页

西比尔镇,南大陆西北角的海滨小镇,布琳出生的地方。这里靠近海边的一处小村庄,街头卖水果面包的商贩,抱着孩子在街头聊天的妇女,等待着心上人捕鱼归来的年轻女孩,整齐列队的仲裁所,还有挨家挨户查询的纠察队。纠察队在血腥运动中占据重要身份,只要他们认定你是巫术的帮凶,那么就会被抓到布莱顿城中心区进行火刑。尽管如此,这个小渔村的生活还是平静自在。

海岸线边,一位大胡子渔夫正收着网从自己的小木船上下来,面带哀怨的检查自己收获情况,近些年的血腥运动让西比尔镇多了不少纠察队巡逻,很多平凡的百姓都被误会成巫师帮凶抓去问话,渔民们的处境一年不如一年,但生活还得继续,他抓住一条鲜美的希斯鱼,勉强挤出一抹笑容。

突然一个穿着黑袍,胸口纹着一枚暗红色五角星的男子凭空出现在渔夫身侧,手里还捧着一根权杖。渔夫知道这个年代不应该干涉陌生人太多,但顶端是蓝色宝石的奢华权杖还是吸引了他全部目光。

他四处看了看,确定没有纠察队和仲裁所人员后小心翼翼对黑袍男子说道:“先生,这是从宫殿带出来的吧?奉劝您一句,不要轻易拿着它走在街上,仲裁所和纠察队的人可不管您的身份,小心东西被他们抢走。”

黑袍男子眼神转向渔夫,彬彬有礼的回道:“多谢您的警告,不过我很快就会离开,您还是快点回家吧,最好离开西比尔镇,今天是水月日,马上就要有一场大海啸了。”

在海边忙碌了二十多年的渔夫遮挡着视线抬头,顶上是灼灼的烈日,远处风平浪静,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有海啸的样子。渔夫再次瞥向平视前方海域的黑袍男子,心中嘟囔了几句。这个年头,穷人和流浪者或多或少都会做些稀奇古怪的事,渔夫也是见怪不怪,权当黑袍人是从布莱顿跑出来的贵族疯子。他默默拖着渔网往自己海边的小木屋走去,他要去那里处理一些容易旱死的鱼种。

就在渔夫回头刚走两步,身后的黑袍人面朝大海放声大笑:”来了!“

渔夫不经意的回头看向海面,就在海平面的另一侧,平静的海水开始翻腾,一波接着一波的海浪叠加,一股脑的涌向西比尔镇。渔夫大惊失色,吓倒在地,来回蹬着腿,几次气竭后才喊出那声快跑,随后他连滚带爬的离开海边,就连渔网都落在沙地上。

整个西比尔镇和邻近的渔村都行动了起来,尖叫声络绎不绝,村民纷纷上马带着亲友逃向内陆,谁也不知道远远看着就瘆人的海浪到底有多大,整个西比尔镇连带着大大小小五六个渔村都会被淹没也说不定,停泊在海岸边的大小渔船感受到远处奔腾的海浪,纷纷摇曳不止,短短几分钟内,风云骤变,乌云遍布,原本和煦的海面变得恐怖,南大陆已经多年没有经历过海啸,近海区域的水位上涨不少。

小渔村已经空无一人,只有站在海岸边的黑袍男子眼里放着精光,一步步走向木板码头,他高举着权杖,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单词,随后手里的权杖剧烈的震动,以黑袍人为中心散发出一圈圈波动,将靠近渔村的海水流向改变,黑袍人声音逐渐激昂,海水也在逆向中互相碰撞,水花四溅。数分钟后,近海位置海浪声势滔天,在乌压压一片黑云下形成几道海龙卷,黑袍男人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位粉色短发的黑袍女子,她看着声势浩大的南海,吹了声口哨,用南大陆传统口音和黑袍男子对话:“按照那个男巫的预言,参加过诸神一战的大王人鱼会在今天趁着水月日苏醒半日...本来我还半信半疑的,看到这景色,我开始后悔没让那个男巫死之前帮我算算我的男人什么时候出现。”

黑袍男人将自己的罩袍摘下,露出本来的面貌,他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精壮光头男子,他面无表情看着远处的数道海龙卷,还有伴随着浪潮起身的巨大身影,语气保持着轻松:“男巫我记得就是你杀的,说感觉他会预算到你隐私,你那点小爱好谁都知道,送到你那里的男人从没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大神使也知道,都不用那个男巫算。血腥运动后男巫女巫背了不少巫师的锅,死得差不多了,找个能预言的男巫女巫可比找三条腿的蛤蟆难。”

粉发女子嘟着嘴,被戳穿喜好可不是光彩的事,她偏头看向涌来的海啸,撩起拖地的黑袍,从腰间取出一把短柄单手斧,不慌不忙的给单手斧侧面凹陷位置塞上一块纯黑打磨好的圆石,随后举着单手斧指向海浪中踏浪而来的纯黑身影:“强森,如果那些普通生物看到如今这个时代还有人能单手劈开巨浪,他们会怎么想?”

“戈薇雅,如果不是大神使赐予你的巨狼之神艾力克罗姆半截趾爪,你觉得你能做到那种不可能的事?别发呆了,大王人鱼马上来了,这次一定要把大王人鱼的背鳍打开,那里面可是有海域之神的遗物,贤者之石的冶炼少不了旧神的力量,准备上吧,它来了。那种直视就会死的感觉来了,快把精灵女王赐予的树叶拿出来。”说完,双手颤动的强森拿出一片带有薄薄光圈的树叶含在嘴里,他的眼中茫然一片,身体也不再因害怕而抖动,一旁的戈薇雅也是如此。

随着无声的呐喊在两人脑海中响起,数米高的海浪已经扑到岸边,其中还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黑影混杂在海浪之中,惊人的是那黑影浮出水面的部分更是只到肩膀,那黑袍男子强森不再与戈薇雅嬉闹,继续念着晦涩的咒语,近海的海水原先就在逆向而行,伴随着强森的咒语,海水逐渐在风暴海啸杖作用下与大王人鱼移动卷来的海啸碰撞在一起。一个长满触须,粗糙墨绿色肌理皮肤的人鱼类生物头部从对撞的激流中出现,侧脸还有不少活着的海蛇在扭动,赤红的瞳孔盯着前方神之子的两名成员,从几十米外的海水里伸出一条布满藤壶的带翅长爪,横扫向码头两人,动作之大连带着海岸边的木屋都被拔起。

戈薇雅手里早备好一瓶地精族的药剂,在长爪即将碰触到她时仰头喝下,一股白气从她泛红的皮肤处喷出。狂暴药剂,地精弱小的体型也能和外族人抗衡的武器,她动作轻巧,连续后滚翻躲开长爪扫击,随后沿着码头尚未被扫击摧毁的木道助跑,一声大喝,她腾空而起,与下半身浸泡在海里大王人鱼双目平行,她单手举着斧子,在空中将斧头掷出,单手斧旋转着划开两股不同方向的海浪,直直划入大王人鱼眉眼中心。

码头此刻有一股微型旋风,强森高举风暴海啸杖,用旋风护住自己免受大王人鱼长爪伤害,看到戈薇雅一击得手,他将镶有宝石的杖尖对准大王人鱼头部,一段古语言咒语后,如长枪般的风刃卷向大王人鱼。大王人鱼脸部的触须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乱舞一般将已经实体化的风卷挡住。而那柄单手斧对于接近百米的大王人鱼来说更是视若无物,它甚至没有晃动一下身形,夹杂着海水的第二次拍击袭来,半空中的戈薇雅收起轻松的表情,捏住鼻子坠入海水里。岸上的强森也不担心,他快步移动到大王人鱼侧面,将风暴海啸杖用力插入沙地中,一阵阵波动自杖底传出,周围的沙砾抖动着升空。大王人鱼察觉到异样,不再理会掉入海中的戈薇雅,一步步走向强森。

强森脑袋上血管清晰可见,他握住权杖的手已经破皮,磨出血渍,但现在放手“虽然在内陆,斯法托娅人鱼神的风暴海啸杖最多算魔术棒,但这可是近海...我知道你已经活了很久了,抱歉在你刚醒来觅食时候就杀掉你,但我们可不想再等一百年来找你,在海里我们可不是你的对手,听到了吗,远方那来自赎罪所的呼唤,你后背鱼鳍内的旧神遗物归我们了。“

强森用力举高权杖,周围的沙砾冲天而起,卷在直冲云霄的风暴里,周围的海水也是如此,一道道海龙卷冲天而起,同时戈薇雅从水中跃出,乘着一道海龙卷升空,大王人鱼体型和速度全然比不上当年精灵之森同等体型的伊西斯,它赤红的双目追随着戈薇雅,硕大的体型缓缓转动,戈薇雅已经将湿透的黑袍扔掉,浑身穿着一件破损半边的简易轻铠,她就贴在额头上的粉色短发撩开,手里抓着一枚小臂粗的指爪。

戈薇雅从海龙卷上跳下,嘴里吹起口哨,一道细小的裂缝从大王人鱼两眼间扩散。

”就是那里,强森!两眼之间“戈薇雅边喊着边在空中调整身形,用力将手里的指爪掷出,指爪就像受到某些引力感应,飞行速度越来越快,直逼大王人鱼。

强森毫不犹豫,手中的风暴海啸杖指着大王人鱼两眼间伤口的位置。”卡斯托姆!“咒语混着大口鲜血念出,四周的风暴,海龙卷同时调转方向,配合指爪贯穿了大王人鱼头部。轰隆,庞大的大王人鱼倒在海里,近海海域被染成血红色,西比尔镇被大王人鱼倒下后涌起的海浪覆灭,强森站在海浪中间,海浪碰见他便自行分开。他神情疲惫,坐在沙地上,等待戈薇雅归来。

侍神者妮丝这次前来南斯特拉城就是为了寻找海域之神斯法托娅的遗物,只是她的情报不足,还有暗夜行者捣乱,就连遗物的位置都不清楚。强森看着激荡的海水里,粉色的人影再度破浪而出,悬着的心也是放下。戈薇雅将贴身衣物件件脱下,强森也是识趣的背对着她,低头用矮人领扣与她传话:

”你说我们人类这次的神使会是谁?都说爱德华兹那个人太自大了,如果再准备三四年,肯定能够无伤拿下那个希伯来小子。“

”估计是那个家伙,随便啦,我要去城里找点乐子,不知道我上次来时那些男舞者还在不在。“

”玩完别杀了,风暴海啸杖快碎了,你快去把它背鳍划开,我也想去喝两杯,然后把我靴子晒干。“

天才秒记【23文学网 http://www.23wen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