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反馈/报错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23文学网 -> 仙侠修真-> 逍遥奈何

第一百六十九章 屠夫之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九月二十八日清晨,金陵城,早朝。

文武百官分列两边而立。这位名为‘熊敖’,天底下身份最为尊贵的南楚帝王,坐在龙椅之上,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殿内,各方重臣你方唱罢我登台,纷纷越众而出,慷慨陈词。

今日早朝只议一件事,那便是,西路元帅,南楚辅国大将军擅自以一城做赌注,最终败了赌局,不仅失去了恩施一城,更重要的是,让西凉大军安安稳稳的度过了大江。这条南楚国引以为最重要屏障的大江上游失手。

“臣以为,西线战场,共计十五万精锐大军,因主帅怯战避战之过,白白断送了三万精锐水师,失地两百余里。此乃滔天的罪责。”

“恳请陛下,立即责令周河图卸下西路元帅之职,派人捉拿回京,关入死牢,待明定罪责之后,择日问斩。另选良才接任西路元帅之职,统帅西路大军。”官居礼部侍郎的老大人,一脸激愤,掷地有声。

“臣附议!”

“臣附议!”

一众官员纷纷越众而出,跟在老大人身后,齐声附议。

南楚皇帝看着跪了一地的众臣,脸色愈发难看,将目光投向,站在百官前列的各部首官。却瞧见这几位各部之首,皆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模样,心中气急。

就在此时,太尉司徒宇越众而出,站在跪了一地的众位大人之前,躬身一拜。朗声说道:“这位礼部侍郎崔大人,您出身川蜀崔家,我记的可对?”

各部重臣见司徒宇这位大佬,不等自己一系的手下出场,直接当先发话,心中猛然一凛。

‘这是要赤膊上阵的节奏啊!’

老大人从地面上缓缓爬起,瞪着一双老花眼,盯着官阶远远比自己大出不少的当朝堂堂太尉,硬邦邦的说道:“不错,但老臣的出身,跟此事无关。”

“自齐凉两国侵犯我南楚以来,荆州扬州各地富商世家,纷纷慷慨解囊,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可是我怎么不记得川蜀的崔家有出过什么力!”

司徒宇说完,不给老大人接话的机会,回身面对楚皇,从袖中掏出一封奏折,双手呈上。

“奏折内记载了,川蜀崔家在齐凉两国开战前,便大肆收购米粮。如今川蜀北部十余县,米价飞涨,城内百姓怨声载道,即使是县衙开仓放粮,也未能将米价压下来。”

“奏章内明确记载了崔家名下的各地粮商,何时收粮,收了多少,如今又有多少米粮还躺在崔家粮仓里面。”

“太尉大人,此番话,不知是何意?”老大人,眯着的眼猛然瞪大,有些色厉内荏的问道。

“臣怀疑川蜀崔家跟西凉私通!不然为何能提前数月便收粮,那时秋收可还未到,若无战事,那时收粮可是大大的不划算!”司徒宇言语之中充满冷意。

大殿之内顿时鸦雀无声,只剩下那位老大人‘大呼冤枉’之声回荡。

“太尉大人,太尉大人。”突然一声低声招呼声响起,却是那皇帝近前的王公公。

只见王公公神色尴尬,瞧见众臣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对着司徒宇低声说道:“拿错了,这份奏折是何家的。”

司徒宇闻言不慌不忙,并无尴尬之声,微微一笑,说道:“我找找哈。”说完从袖里怀里那么一掏,十多份奏折凭生生出现在其手中。

此时,司徒宇这才‘尴尬’一笑,悄声说道:“不好意思,王公公。”

“奏折太多了,都给陛下呈上吧,其中必有崔家的。”

王公公走到司徒宇近前,只觉得这堆奏折跟火炭一般烫手,但也只得接了过去。

“川蜀郑、崔、李、何四大家的一些‘举动’,都在这些奏折里。还有其余的那些小家族,不够分量单独写,臣便几家写一个奏折上了,还有一些不值得陛下亲自过目的,臣来早朝之前,已经给该给的衙门送去了。”司徒宇嘿嘿一笑,目光扫过众臣,轻声说道。

就在重臣沉默,一言不发之时。一位身穿白鹭补子六品官服的青年官员从队伍末尾,缓缓走出。躬身拜礼之后,缓缓说道:“陛下,诸位上官,今日议的乃是辅国将军一事。”

“下官斗胆出言,莫要走偏了。”

众官听闻,反应过来,大殿之上,嘈杂声四起。

“你是?”司徒宇眼眸中冷意一闪而过,出声问道。

“下官翰林院史官,梅苏。”青年官员拱手微微一礼,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一介小小从六品史官,不在翰林院编史,又不是初一、十五,来早朝作甚?”司徒宇嗤笑一声。

南楚国,京官五品以上才有资格参加每日的早朝,而官阶不够的京官便只有每月初一、十五才有资格参加早朝,称之为‘朔望日朝’。

“嗯哼。。这个,是寡人欣赏梅史官之才,这才破例允其每日参加早朝。”楚皇清咳一声,低声说道。

“既然如此,我来问你,若周辅国卸任西路元帅,谁人可以接任?谁人可以抵抗西凉兵锋?”司徒宇微微一愣,问梅苏。

梅苏思索一瞬,脸上带着笑意,说道:“镇军老将军如何?”

司徒宇一甩衣袖,应道:“你也说了,是老将军了。曹老将军年事已高,经不得这般折腾。”

“曹将军,我这么说,没关系吧。”司徒宇看向武官一侧,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将军,眼含抱歉。

“司徒将军所言不差,家父这两年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实在是无法在领军出征。”中年将军出列,脸色微微黯然,说道。

“那秦将军呢?”梅苏紧接着问道。

“秦将军如今年岁还不足四十,经验有所欠缺,独领一军没问题,但若是担任一路元帅之职,略显不足。可为一路副手。”

“那黄将军呢?”梅苏见那秦将军神色,不等那位年轻将军推辞,便变换目标,说道。

“黄将军善攻,不善守。如今我南楚策略乃是,一个字拖,利用我南楚雄厚的家底,将战争延长,直到拖垮齐凉两国,到时候两国不攻自退。”司徒宇不做思考,直接反驳。

梅苏又说了几个人名,却都被司徒宇一一挡了回去。梅苏本就不通兵事,记得住的南楚大将说了个遍,也没能让司徒宇词穷。

最后,梅苏眼神一亮,猛然出声说道:“镇国大将军如何?”

司徒宇微微一愣,放肆大笑,半响之后,好不容易才收敛神色,说道:“我去了,谁能守住金陵!”

南楚镇国大将军,司徒宇是也!

天才秒记【23文学网 http://www.23wen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