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反馈/报错 | 返回书页 | 手机阅读

23文学网 -> 都市言情-> 玉乱天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夏天的杨州,天空分外的蓝,白云朵朵相间,阳光撒满大地。

在观音山的yi个草丛里,yi个穿着粉衣小裙的小孩坐在地上,双手玩着泥巴,yi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天空,呵呵的傻笑,玩心四起的她眼睛朝四处看了看,突然她的眼睛亮了起來,

因为在不远处有yi个男孩躺在地上,yi身白衣沾满了血迹,yi头长发盖住了他的脸,看不清长什么样子。

她欢快的爬向那人。

小衣裙在地上拖出yi条长长的腿印,盖住了前面的手印,yi步接yi步,她的脸上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

“啊呀啊”

小女孩发出牙牙学语的声音,爬到了男孩身边,双手欢快的挥舞着,抬起头爬上了他的身体,yi个个点泥的手印盖住了斑驳的血迹。

她东扯西抓了yi会,人还是沒有动,有些无聊的坐在上面看了看四周,沒有人,只有她和他。

无聊的小女孩坐了yi会,又自找乐子的朝男孩的脸爬去,坐在他的胸上先是疑惑的盯着那张脸,然后试探的用手摸了摸,发现也沒有动,不禁用双手在他的脸上抓,过了yi会,身下的人动了动,小女孩又“啊啊”的叫,似乎觉得手上的脸有趣,又用沾满泥的手在上面揉,越揉兴致越高,笑个不停。

身下的人动了动,小女孩楞了楞,发现他又沒动了,笑着用小手开始大胆的揉,将他的脸全都抹上了泥,看到yi张白净的脸在自己的手下变得滑稽,她大笑的拍着那张脸,yi嘴的口水流下了衣襟。

“啊啊!”

也许是玩久了无趣,小女孩开始对他的唇有了兴趣,yi双流口水的小嘴凑上了他的唇,觉得柔柔的,用刚长出的牙啃了起來。

嘴被人乱啃yi通,似乎还有无名的液体流在脸上,男孩开始有了意识,以为是野狼,眉头yi皱,警惕睁开眼,将全身的力度都集中在了手上,并反应敏捷的伸出双手,掐紧了她的颈部。

“妈妈!啊啊”

小女孩痛的哇哇大哭,双手不停的乱抓,小鹿似的眼睛变红。

她说话不明,哭声很响亮,只见面前是yi个粉衣的小肉团,看样子似乎才刚满yi岁,楞楞的看着她,心被重重的yi击,yi张带泥的脸忍不住抽了抽,推开了这个胡闹的小女孩,

“啊啊!”

小女孩被推倒在地上,害怕的看着突然高出很多的庞然大物,长长的头发和污泥盖住了脸,只剩下yi双黑黑的眼仁在动,见他开口,先是怯怯的看着他,见沒有伤害她,又好奇的瞪着他。

“妈妈是谁,还有,你yi个人怎么在这里!”

坐起來的男孩茫然的看了看四周,转过头诧异的看着小女孩,他的脸转过來的yi瞬间,阳光下的眼睛闪闪发光,yi张脸却很模糊。

小女孩yi双手伸过去,突然眼前yi道白光闪过,面前是yi片血红的海洋,映着yi张被无限放大而又惊恐的脸,而那张脸的后面还有yi张模糊的脸看着她。

“啊!”

明恩的冷汗直冒出,抓到yi双手,刚yi睁开眼,就看到月云初冷清的眼神,臭臭的脸上还残流着口水,而梦里的寒意正是來自于他的眼神。

“你怎么在这里?”

明恩尴尬的放开手,转头却沒有看见张彬,眼神骤然yi变,又被人掠了。感觉到颈部还有梦里被掐的痛意,有些疑惑的看了月云初yi眼,心里在想,他们应该沒什么深仇大恨吧,怎么睡着了都來掐,还这么用力,难道她之前杀了他的恋人?

“你做梦了?”

月云初沒有回答她的问題,冷静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

“张彬呢,他在哪儿?”

梦做的如此离谱,她还弄了yi些口水在月云初的脸上,虽然那只是做梦,明恩还是有些透不过气來,急切的想找到张彬。

见明恩又回到了以前的冷漠,月云初的声音如雪yi般冰冷:“他在后面的马车上!”

“我要见他!”

明恩背对着他,有些失神的想着自己的梦,她不是沒有了记忆吗,怎么脑中还会出现yi些影像。

“等到了吴国再说!”

“我为什么要去吴国!”

明恩气的转头瞪着他,看到他脸上的牙印,又尴尬的别过头,羞愤的抱着头不说话,明明有机会去陈国,谁知道yi觉醒來,竟然往吴国去了。

“夏明恩,你要搞清楚,你是吴国人,不是珏国人!”

月云初厉声呵斥,对明恩的不识好歹而气愤,现在到底都在抓她,她竟然yi点都不领情。

“我是哪国人,我自己清楚,不用你來提醒,舅舅!”yi心想去陈国的明恩被气的全身发抖,特意在后面加上舅舅两字讽刺。

月云初为自己的身份yi滞,眼神暗淡下來,道:“你清楚便好!”

天才秒记【23文学网 http://www.23wenxue.net 】